让“扎龙”成为丹顶鹤永远的故乡

北方时报北方视点

2003-09-14 19:28:33

  大气环流和生态环境总体发展趋势上看,扎龙湿地靠天供水的时代极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了,扎龙湿地长效补水必须走有偿供水的道路,唯此,才能——
 
          让“扎龙”成为丹顶鹤永远的故乡
  近年来,由于地球大气环流的影响、上游生态环境破坏、人为用水量急剧增加,尤其是扎龙湿地主要水源乌裕尔河流域干旱等诸多因素,使扎龙湿地严重缺水,丹顶鹤的栖息环境受到威胁。

  为了改善丹顶鹤的繁殖栖息条件,从2001 年夏季开始,对湿地实施了生态补水。从今年8月1日起,《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正式实施。8月2日至5日,记者跟随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社会实践团来到扎龙湿地,了解湿地的补水情况。

           引嫩补水作用明显

  在世界鹤类保护及湿地保护事业中,扎龙占有重要地位。1992 年7月31日,中国政府加入了世界四大自然保护公约之一的《拉姆萨尔公约》,同时指定黑龙江扎龙、吉林向海、江西鄱阳湖、湖南东洞庭湖、青海鸟岛、海南东寨港6个湿地自然保护区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中国湿地,鹤城扎龙名列榜首。

  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黑龙江省西部,面积达2100 平方公里,是珍禽丹顶鹤的故乡,并以生物丰富多样著称,有国家重点保护鸟类35类。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治理乌裕尔河,沿河建起了“东升”、“上游”等大大小小30多个水库,如今,水库已经有50多个。1957 年,乌裕尔河汛期流量高达1910 立方米/秒。可到1976 年同期仅为24.8 立方米/秒。进入九十年代,我国又进入了枯水周期,2000 年扎龙湿地蓄水已经到了维持生态的临界点,对包括丹顶鹤在内的各种雁鸭鸟类生存造成严重影响,湿地周边村屯的芦苇和渔业长期下去有绝收的危险。

  扎龙湿地地处干旱风沙区,正常年份降雨仅300 多毫米、而蒸发量达1100 毫米以上,再经过冬春的渗漏和湿地下游外泄后,从总的发展趋势上看,湿地的水量只会越来越少。

  解决扎龙缺水危机,单纯靠自然降雨不行,必须实施人工补水。2001 年,水利部及松辽水利委员会经多次深入湿地踏勘,决定从150 公里外的嫩江引水,对扎龙湿地实施生态补水。从2001 年7月至今,黑龙江省中引工程管理处(以下简称“中引”)在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已为湿地补水6亿多立方米。经过补水,目前扎龙湿地的明水面积已达650 多平方公里。扎龙缺水问题得到缓解,湿地的生态功能基本恢复,生物多样性重新显现。

  据扎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长友介绍,目前世界上有15种鹤,中国有9种,扎龙就有6种;全世界有丹顶鹤2000 只,此前每年扎龙只有300 余只,而今年扎龙已有400 多只。这主要是因为生态环境的明显改善,使丹顶鹤有了舒适的繁殖栖息条件,这也证明,黑龙江省政府专门为改善扎龙湿地生态环境而实施的补水工程已取得了显著效果。

        补水费用谁来“买单”

  要保护湿地,必须解决给水问题,而要持续供水,必须解决资金问题。目前“中引”是在亏损状态下运营的,若不进入有偿供水机制将难以维系。但有偿补水牵涉面广,有诸多制约因素需要协调处理。如何建立生态补水的长效机制?是由各级政府独立承担,还是由政府和农户分担补水费用?假如分担,比例如何确定?

  补进扎龙的水来自150 公里以外的嫩江。江中取水、管线运输,耗费人工物资,都需要钱。即使在江水可无偿使用的情况下,这种生态用水也有必不可少的费用。截至目前,黑龙江省政府出资150 万元,大庆出资90万元,齐齐哈尔出资60万元,加在一起只相当供水费用的1/3 ,资金缺口非常大,而这一大笔钱作为供水企业的“中引”实在无力承担。

  路在何方?“中引”工程管理处的人员几经实地考察,似乎找到了解困之策。他们了解到,为扎龙湿地供水不仅有环境和生态效益,而且有可观的经济效益。扎龙湿地———即乌裕尔河和双阳河下游的漫散地区有苇田面积120 万亩,水产养殖面积110 万亩,保证供水后乌双下游的水面资源每年可产生近1亿元的经济产值;其产品不仅有直接供应市场的水产品,还将带动靠芦苇做原料的造纸厂,这对拉动西部县份的经济,将产生巨大的作用。如果没水,这里的苇农(靠芦苇为生的农民)和渔民都将失去生活来源。在““中引”看来,受益的当地政府和农村、农民,理应承担一些费用。

  而这里的居民却有自己的看法,湿地周边居住的苇农们向记者诉苦:“我们年人均收入仅有1000 出头甚至更低,实在是交不起水费。”在扎龙湿地腹地林甸县育苇场,一位职工说出的话更直截了当:“生态补水是政府的事,凭啥让俺们掏钱?”

  我国著名生态学家、哈工大叶平教授认为:“从大气环流和生态环境总体发展趋势上看,扎龙湿地靠天供水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扎龙湿地长效补水必须走有偿供水的道路,只有这条道路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一方面,扎龙湿地自然来水,已经受到上游地区经济发展所需水源源不足。另一方面,靠工程的方法引嫩江水到湿地是投入活劳动,体现为水资源,这种水资源的效益有两个方面,一是生态环境效益,即解决扎龙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的生态存在问题,这是共益性的效益,应当由国家出钱;二是有了水就有鱼,就有芦苇,当地的居民发展苇业和渔业有经济收益,理应从收益中拿出约1/40 至1/80 交纳水资源费。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明确水权的概念,这方面要开展进一步的科学研究。

      湿地管理亟待加强

  扎龙自然保护管理局局长李长友说,目前还存在自然保护区内的体制改革问题。保护局与当地政府是独立的,彼此无任何隶属关系。而保护局管理的自然保护区跨越大庆、齐齐哈尔两市所属领地,其中大庆所属面积占70%~80%。两市根据本市全局需要规划发展当属自然,而与保护区交叉的部分出现了利益协调问题,由谁出面协调?保护局的领导说,自己只有宣传教育、鼓励的作用,并无行政执法权,自身属于齐市行政执法局主管,业务归省林业厅主管,湿地本身属于省农业厅管。据悉,今年8月1日起施行的新湿地管理条例会对此有所改变,但前景并不为各领导乐观看好。扎龙保护区那块土地上出现的三个实体并列的形势,不利于统筹规划。可考虑向一个实体过渡,由它全面负责,行使权利,承担义务。
      叶平教授在总结这次调研活动的报告中明确指出:“从大气环流和生态环境总体发展趋势上看,扎龙湿地靠老天供水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扎龙湿地长效补水必须走有偿供水的道路,只有这条道路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一方面,扎龙湿地自然来水,已经受到上游地区经济发展所需水源的拦截,这是地方“政策性”用水,导致扎龙水源不足。另一方面,靠工程的方法引嫩江水到湿地是投入活劳动,体现为水资源,这种水资源的效益有两个方面,一是生态环境效益,即解决扎龙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的生态存在问题,这是共益性的效益,应当由国家出钱;二是有了水就有鱼,就有芦苇,当地的居民发展苇业和渔业有经济收益,理应从收益中拿出约1/40至1/80交纳水资源费。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明确水权的概念,这方面要开展进一步的科学研究。其次就是要在上级主管部门的统筹下,建立一个以扎龙湿地管理局、“中引”和周边社区三家为主组成的联合机构,即扎龙湿地有偿供水协调委员会。在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指导下,商定长效供水的一系列有关事宜。有偿供水不是一个新鲜事物,但是对湿地进行生态有偿供水却是一个新鲜事。任何创新都需要理论的超前研究,也需要实践探索。我们不必回避困难,我们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理论和实践”。
   扎龙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目前已成为省内重要旅游区之一。在开展专项旅游以来,先后接待了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鸟类学者、生态学者和大自然爱好者一万余人次,国内100 多万人。人们有理由深信,只要把有偿供水的问题永久性地解决了,只要清亮的嫩江水源源不断地注入扎龙湿地,扎龙就会永远成为丹顶鹤的故乡。

  作者:关昕
  来源:
  编辑:关昕